当前位置:首页 > 文字信息 > 纪念文集 >  正文
纪念文集
怀念妈妈
2008-04-06 03:15:54
所属于
浏览
浏览11309
抱抱
抱抱122
评论
评论7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....



 
____2008年3月6号,妈妈去世。虽然一直有心理准备,但这一时刻突然降临,撕心裂腑的痛楚仍迫人泪下。


2007年2月17号下午5点,我和一个朋友开车由番禺送妈妈回湖北,妈妈沿途胡话,已经大部份时间认不出人了。


妈妈清醒时强烈要求要回去,和嫂子通过电话之后,这个愿望更是迫切。


送妈妈回去的路上几次都以为妈妈不行了。但是,当我和她说如果很难受,就先回番禺时,她一下子又变得异常清醒。


回去后,叶落归根,亲朋好友来探望的人多了,她虽然半身瘫痪,经常认错人,但心情安定了,食量也大了很多。偶尔有清醒的时候,她会口齿不清地和姐姐聊天,但表达能力已经完全不行。


我国庆节回家看妈妈的时候,她已经瘦的变了形,抓着我的手只会哭。姐姐告诉我:妈妈清醒的时候,会念叨自己的孙子、媳妇、亲家。记得2000年她们俩个老人住在一起的时候,前半个月还一人做饭一人洗菜,后半个月就三天两头的吵架,无奈提前让岳母住进了为她买的尚未装修完工的房子。回想起妈妈回湖北之后,岳母经常也会探问,感慨良多。


姐姐还说:如果问她老人家,怕不怕死?她会说:怕!接着姐姐问妈妈:妈,你怕不怕死?妈妈用她那只能动的右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说:怕、怕!


第三次中风,无情而彻底地摧毁了妈妈的味觉和左侧半边身体的神经机能,但妈妈总是不愿意正视。强烈的求生意识让她依靠想象和幻觉生存着,虽然一直躺在床上,一天三到五次地把苦涩的药当糖果慢慢地嚼得粉碎,再慢慢地和水送服,但她一直充满了希望。最后一次叫姐姐给她穿衣服起床是2008年春节刚过,她说:走、走——。姐姐问:妈,要到那里去撒?妈妈说:到广州去。


2008年的这场大雪,让很多人骨肉分离,也让我失去了最后一次听妈妈说“怕”的机会。


姐姐说妈妈临死前的一段时间,已经完全明白了,只是生理机能极度衰竭,一天都难得说一两句话,妈妈是知道大雪封路,所以凭着最后的一点点意志力支撑到3月6号。


由广州送回湖北后12个月零17天,妈妈去世,终年75岁。


妈妈6号上午10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后,天开始下起了小雨,在县城哥哥家里停了三天,亲朋邻居、妈妈单位的领导,不停的有人过来放鞭炮悼念,我和儿子跪拜回礼,经常是儿子扶着我才能站得起来。红姨和姨父拖着病体也由南京专程赶了回来,看着70岁的红姨满头白发,想起她年青的时候帮助妈妈照顾我们三姐弟的往事,还有2006年到番禺看望妈妈,两位老人交谈时的情景,我泪流满面。


送妈妈上山前一晚,一直下着小雨的天开始放晴,第二天,七辆送殡的车把妈妈送回罗家岗,先停放在祖屋接受亲人和乡邻的跪拜。送殡酒后,在指定的地点由湾里的长辈致悼词:祭文中提到妈妈是对罗家岗有恩的人,59年过粮食关的时候,罗家岗半个湾子的人没有饭吃,到新洲卖木料,来回都要在我们家住两天,妈妈自己吃细米稀饭、吃糠麸,把大米节省出来招待乡亲。


亲朋好友和罗家岗的人由祖屋出发沿路跪拜送妈妈上山,途经我们卖下的旧村府停棺再拜,湾子里的长辈告诉妈妈,这里的基业也是在你生前置下的,看一看安心上路吧。一路炮仗和哭泣将妈妈送到父亲棺木旁安葬,三年后的清明节将再为他们俩位老人合墓建碑。


三个子女中,虽然我十七岁就离开了黄陂,但是妈妈跟着我的时间最长。


1990年儿子出世之后,妈妈就来帮我们带孩子。在我落泊的时候,妈妈偷偷拿300块钱让我闯广东,98年调动工作之后,我又将她老人家接到番禺。这个时候,我们的生活环境已经大大改善,吃、喝、用都能随心所欲。但是我们忽略了妈妈言语不通,整天面对电视的苦闷。


妈妈第一次中风是2004年,有一天她突然说感觉不舒服,我送她去疗养院体检。体检医生感觉妈妈有中风前兆,让我送她去照CT。因为发现得早,住院十天就痊愈了。


2006年第二次中风时已经有些严重,姐姐和姐夫都专程由湖北赶过来照顾她,没有想到住院半个多月,竟奇迹般地慢慢好了起来。后来每天早晨自己起来到公园锻炼一会,一年后四肢刚刚活动自如,又第三次中风。


第三次中风之后,我们清理妈妈的床絮,发现下面藏着半包小白兔糖果。晚年的妈妈,行为方式有些返童,我们按医嘱不给她吃动物内脏、肥肉、糖,她总点着要吃猪肝、红烧肉,偷偷地在自己房间里藏了糖果。


第三次中风住院,主治大夫是个退休的湖北荆州人,异域见老乡,特别关照,夸口十天就可以让妈妈自己扶拐走动,但完全恢复已经没有可能。 两个星期后,他对我讲:再试两支针药,300块钱一针,如果没有效果,以后就只能这么样了。


妈妈每天在医院因为幻觉大喊大叫,同病室的病友和我们为她请的护工都有怨言。主治大夫给我电话:没有办法,现在过年,还是接她回去吧。


妈妈想我们把那个护工也请回家,说那个护工也愿意。姐姐出面,我老婆出面,主治大夫出面,一个月1200的工资还包吃包住,那个护工都坚决不干,说妈妈太难照顾。


妈妈是个好普通的人。因为家庭的富农成份,记忆当中妈妈被人批斗过三次。而这个富农成份也曾经给过我致命的打击:我高中体检飞行员,过了公社、县城两关,直到省城这一关时,因为政审被刷了出来。三十年过去了,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当时政审人员上门调查时,妈妈的苦苦解释;至今还记得妈妈为了让我能顺利体检,专门买的鸭蛋,每天早晨蒸出的鸭蛋,蛋心红红的、红红的——


妈妈是个善良的人。90年代初,有家银行因为向我咨询锆矿,让我陪他们沿大别山跑了两天,了解到那家想贷款的玻璃厂提供的锆矿其实是重晶石矿点,锆在重晶石硫酸钡里面充其量只是钡的同系列伴生元素。重晶石本身都成不了气候,何况里面的一个伴生元素又怎么能称之为可供开发利用的矿产呢。当年帮人做事是没有报酬的,银行为了感谢我,给儿子送了几包奶粉和饼干。妈妈好紧张,一再要我还回去,说我受贿是要犯错误的。


妈妈一生吃过很多苦,好吃的东西、好用的东西都省吃俭用留给子女,我和姐姐也不知不觉之中形成了这个习惯,宁可自己吃差点,穿差点、用差点,也要把好的留别人。妈妈去世之后我们都不忍心清理她的遗物,姨妈们一人分了一点妈妈的羊毛衫、皮鞋、衣物,很多遗物都是完全没有舍得穿过和用过的。姐姐哭着对我说:不想再让她们分了,妈妈苦了一辈子,这些好东西,烧给她老人家在下面用吧。


我没有带一样妈妈的遗物回来,因为我的家里到处都是妈妈的痕迹,早起,好象随处可以看到妈妈在那里忙碌;下班,好象妈妈正做好饭菜在等我回家;恍惚间,妈妈正坐在那里聚精会神地看电视。妈妈太普通太普通,回首妈妈的一生,除了辛劳、委屈和唠叨,找不出一点点值得夸耀的地方。然而妈妈就是妈妈,不管是顺境逆境,每当夜深人静,那天空一闪一闪的星辰,仿佛就是妈妈一直默默关注的眼睛。


妈——妈妈,妈妈在我泪里,妈妈在我梦里,妈妈在我心里,妈妈真的走了,妈妈永远的走了,留下的只有那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

2008年清明节


  
举报
评论
点击更换
评论
文明评论
最新评论
匿名
2013-05-27 09:39:16
妈妈,妈妈在我泪里,妈妈在我梦里,妈妈在我心里,妈妈真的走了,妈妈永远的走了,留下的只有那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回复
匿名
2013-05-21 04:07:50
妈——妈妈,妈妈在我泪里,妈妈在我梦里,妈妈在我心里,妈妈真的走了,妈妈永远的走了,留下的只有那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回复
匿名
2013-05-16 14:36:57
妈妈,妈妈在我泪里,妈妈在我梦里,妈妈在我心里,妈妈真的走了,妈妈永远的走了,留下的只有那不可磨灭的记忆。同感,尤其在享受美食、欣赏美景的时候,总是想起早走的妈妈。
回复
匿名
2013-01-13 15:46:13
太平凡了,但是又太感人了。情不自禁我已泪流满面。
回复
匿名
2012-12-28 16:31:37
2008
回复
lq18
2009-03-06 05:00:13
妈妈,我看您来了!
你的小孙子去年11月刚满十八岁的生日,就去江苏当武警了,他经常给电话回来,已经很懂事了,请您放心.
家里的事情去年一年也都基本处理顺利,不再烦心了,也请妈妈放心.
清明节我和你儿媳尽可能抽时间回去湖北拜祭您和爸爸.
安息吧,妈妈!
回复
匿名
2008-04-17 07:57:37
每次看着文字和照片,我都会泪流满面.
回复
作者信息
用 户 I D :5355
真实姓名 : l*q
签       名 :
优秀文集
特殊需求请联系 个性墓园模板定制 客服热线:0451-51023957      客服QQ:502772160
云祈福苹果ios下载
IOS版
云祈福安卓android下载
安卓版
云祈福微信版下载
微信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