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字信息 > 新闻资讯 >  正文
新闻资讯
邵逸夫医院26岁麻醉医生猝死,让我想起曾经的魔鬼夜班
admin
2017-06-30 14:32:50

夜班,是临床医生永远的痛。

作为医生,如果你听说某个同行说,“我现在不用上夜班的了。”你一定满脸毫不掩饰的羡慕嫉妒恨。

大型医院医生的夜班,真是拿命来上的。

当年本科毕业读临床型研究生,一边上理论课,一边值班。理论课基本安排在周末或者周一到五的晚上。遇到上课与值班冲突,对不起,你必须值班。

第一个独立夜班是在肾科,一堆尿毒症,忙到凌晨2点,才去值班室躺下,随后就是一个小时起来一次的节奏,第二天交班还因为不合大主任的意,被狠批一顿。那时候作为临床初哥,很多急救情况心里都没底,但胜在责任心,肯下功夫花时间在病人身上,所以也没出什么篓子。

20170630110106_86907166635e6d8f17e0300f7e0e5408_1.jpeg

多年过去,即使自己已经身经百战,当值班室电话铃声响起,仍诱发心脏狂跳一阵,真不是什么好的体验。

有时候重病人多,折腾你一晚;有时候就算是只有一个重病号,也能折腾你一晚。

仍记得那个58岁的阿姨,上消化道大出血,一会吐一大口,

双管补液输血,不行,深静脉穿刺输液;单纯输血输液不行,胃镜治疗;胃镜不能止血,介入栓塞治疗;栓塞效果不佳,手术台治疗,天亮了。那个晚上,我和值班护士全程治疗陪护,当时小护士的手还被介入室的电子门给夹肿了。 好在最后这位阿姨康复出院了。

身体累,脑子累,心也累。

有一个夜班,急诊室爆满,病人无处安置,或在你身后的检查床上占据,或在你的诊台前方,你就是包围之中看病的。

身后那个醉酒的小混混,把一口痰直接吐到我头顶上,那时那刻,哪有什么白大褂医生的尊严。

我最黑最倒霉的急诊夜班,是临近下班时的某一时刻,有五个尸体同时在急诊室。当然不是在同一个病房。

这些死亡的患者,有些是送来时已经死了,有些是家属早已预知并签字的死亡,有些是突然加重抢救无效的死亡。

后来我是去拜佛之后,夜班黑煞的状态才有好转。

20170630110106_86907166635e6d8f17e0300f7e0e5408_2.jpeg

夜班,是医生的炼狱,在炼狱中,他们让众多的病人得以见到第二天的阳光。

6月28日晚上,浙江邵逸夫医院26岁的规培医生猝死。

他没机会再见到第二天的太阳。

一路走好,天堂没有夜班。

20170630110106_86907166635e6d8f17e0300f7e0e5408_3.jpeg

陈医生

20170630110106_86907166635e6d8f17e0300f7e0e5408_4.jpeg

用户登录
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?
连续签到天
云祈福
福币余额 充值
积分余额 查看
优秀文集
特殊需求请联系 个性墓园模板定制 客服热线:0451-51023957      客服QQ:502772160
云祈福苹果ios下载
IOS版
云祈福安卓android下载
安卓版
云祈福微信版下载
微信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