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柳霜 首位美籍华人好莱坞影星生平简介

不详~不详

  黄柳霜(英文名:AnnaMayWong),女,1905年出生于洛杉矶,是第一位美籍华人好莱坞影星。在影片《红灯照》中首次登上银幕,其后在《羞耻》、《海上灾祸》、《雷鸣的黎明》等片中演出。1924年,在D.范朋克主演的神话片《巴格达窃贼》中扮演蒙古女奴一角而成名。1961年初,因心脏病发作去世。黄柳霜[1](英文名:AnnaMayWong,1905年1月3日-1961年2月2日),祖籍广东台山,出生于美国洛杉矶,是第一位美籍华人好莱坞影星,同时也是第一个成为国际明星的亚裔美国人。[2]西方媒体喜欢将她的中文名字诗意地翻译成“凝霜的黄柳”,但她小时候本名叫黄阿媚。黄柳霜[3]是第三代华裔美国人,父亲黄善兴在中国城附近经营洗衣店,从事的是最底层的辛苦工作。她的职业生涯漫长且丰富,演艺事业跨越了默片、有声片、电视剧、舞台剧以及广播剧。作为第一位在好莱坞成名的华裔女演员,她40余年的银幕生涯留下50多部作品。她的形象深深植入好莱坞臆想式的东方情调核心。1905年1月3日,黄柳霜出生在洛杉矶唐人街北面的花街,那里是中国人、爱尔兰人、德国人以及日本人混合居住的街区。黄家有8个孩子,黄柳霜排行第二。1910年,黄家搬到费古洛街(FigueroaStreet),周围邻居大多是墨西哥人和东欧人。这使得黄柳霜脱离全华人环境而融入美国文化中。最初她和姐姐一起在公立学校就读,但是由于当时的种族偏见,姐妹俩在学校常遭到其他同学的嘲弄欺负,于是父母将她们转入中国长老会学校。学校里仍是以英文授课,黄柳霜则利用下午和星期天的时间到中文学校学习汉语。大约与此同时,黄柳霜开始去五分钱影院,她很快就迷上了好莱坞电影,于是开始逃学,并且省下午饭钱去看电影。9岁时,黄柳霜由于常恳求导演们让她饰演角色,从而获得了“C.C.C”的绰号,即“好奇的中国娃娃”的英文首字母。到11岁时,黄柳霜开始使用艺名AnnaMayWong参与演出,这个名字是由她的英文名和中文姓氏组成的。黄柳霜在好莱坞的巴黎部门工作时,由MetroPictures公司投资,艾拉·娜兹莫娃指导的电影《红灯照》(TheRedLantern,1919)正巧需要300个女孩子作为群众演员。该电影公司的一个客户同时也是黄柳霜父亲朋友,介绍她在电影中出演了一个拿灯笼的女孩子的小配角。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,黄柳霜在许多电影里跑起了龙套,甚至在普里西拉·迪安和科琳摩尔的电影中都有出镜。但不久后黄柳霜患上了“舞蹈病”,不得不休学数月。病痛的折磨几乎使她精神崩溃,所幸她的父亲寻到一名老中医,才将她治愈,但这段经历也让她从此厌恶中医治疗法。其他中国的思想例如儒家、道家思想、老子学说对黄柳霜的人生观影响至深。黄家人还信奉基督教中的长老教派,因此黄柳霜在成年后曾一度是基督教精神疗法的拥护者。1921年,在洛杉矶中学念书的黄柳霜决定为理想放弃学业,立志成为一名演员。黄柳霜第一次以正式演员的身份出演的电影是在1921年的《人生》中,饰演朗·钱尼的妻子李宝宝。在这部影片中出色的表现让她登上了英国电影杂志的封面。随后年仅17岁的黄柳霜在首部以特艺七彩技术拍摄的影片《海逝》中担任女主角并一炮而红。这是一个弗朗西斯马里恩所著,有着蝴蝶夫人式情节的故事。影片上映后,多家杂志社高度赞扬了黄柳霜在影片中“极为惊艳”的表现。虽然各界评论都看好黄柳霜,她仍因肤色缘故难以在好莱坞导演们心目中获得女主角的地位。接下来数年时间黄柳霜游走在洋溢着“异国风情”的配角间,如在《托德布朗宁漂流记》(1923)中饰演妃子一角。黄柳霜仍对自己的电影生涯保有乐观的态度。19岁时,黄柳霜获得了在道格拉斯·范朋克的神话电影《巴格达窃贼》中饰演一名蒙古女奴角色的机会。这个戏份不多的常规“龙女”角色却吸引了观众和评论家们的眼球,更使得电影取得了超过200万美元的票房成绩。这是黄柳霜演艺生涯中第二个高峰,此后她搬离自小长大的家庭,开始独居生活。黄柳霜开始结交圈中朋友。1924年3月,黄柳霜计划拍摄有关中国神话传说的电影,她与合伙人签订了建立“黄柳霜电影公司”的协议,却在不久后发现合伙人生意上并不老实。她起诉了合伙人,成立公司的计划却也无奈的流产了。美国1850年通过的《反异族通婚法》是黄柳霜电影事业上的另一个阻碍,根据该法,她无法在荧幕上与任何欧美男演员接吻。而默片时代美国唯一稍有名气的亚裔男演员只有早川雪洲。当时东方角色通常由白人饰演,因此,除非能有与之搭档的亚裔男主角,否则黄柳霜绝无可能出演女主角。此后一段时间黄柳霜都只能接到B级电影里的配角,此类形象往往褒贬不一。往昔的辉煌让黄柳霜对现状愈发失望,她开始思索新的出路。1925年初她同一些明星一起举办歌舞巡演。但巡演成绩不如人意,他们只好一道重返好莱坞。在由艾伦·克罗斯兰为华纳兄弟拍摄的《旧金山往事》(1927)中,黄柳霜的角色是饰演一个土匪的女儿。1926年,黄柳霜随诺玛·塔尔梅奇参加了好莱坞中国剧院的破土典礼,她为该剧院安上了第一颗铆钉。但她未获得在剧院水泥地上留下手印脚印的殊荣。这一时期中她的代表作有由其担当主演的《吴先生》(1927)和《丝绸花束》(1926),后被改名为《龙马》与1927年发行。《龙马》是第一部由华人投资的美国电影,旧金山中国六大公司出品。电影以中国明朝为故事背景,角色都由亚洲人扮演。1929年,厌倦了总是在影片中担任千篇一律的同类角色,只能扮演典型的美国人眼中的(被丑化了的)华人角色来弥补好莱坞亚裔演员的空缺。黄决定离开好莱坞,动身去欧洲。在欧洲,黄柳霜开始在《爱比刀更利》(又译:歌与生活秀)、《蒙特斯佩托利:城市蝴蝶》(又译:市蝴蝶)等知名电影中担任主演,并在片中讲流利的德语。在德国的日子里,黄和莱妮·里芬斯塔尔成了形影不离的挚友。在她一生中所拥有几个女性朋友中,有玛琳黛德丽和塞西尔坎宁安,她因此而传出了有损她公众名声的同性恋绯闻。伦敦的制片人罗勒·迪安为买下了《粉笔圈》,让黄与当时还很年轻的劳伦斯·奥立佛同台,这也是她在英国的首次演出。一位批评家描述她加州英语是“吱吱的美国佬口音”,如此的批评让黄有了在剑桥大学找语音老师辅导的想法,随后她便在那里掌握了英式英语。作曲家康斯坦特·兰伯特在看了她的电影作品后为她着了迷,不但参加了开幕式,随后谱写了《栗泊的八首诗》,献给她。1929年,黄出演了她最后一部默片《唐人街繁华梦》,这是她主演的第一部英文电影。影片在英国引起了轰动。在伦敦,黄的名字与身兼作家与广播业务主管的埃里克•马施威茨联系到了一起。埃里克作了《这些傻事儿(让我想起了你)》的歌词,记叙了在他们分手后他对她强烈的思念。黄在作家的第一部有声电影《爱的火焰》(1930)中,录了法语,英语,德语三个版本的台词。在欧洲得到的盛名,令她得以与日裔男演员共同担当《龙女》的主演。但祖国的同胞仍不理解她。当年的天津电影杂志对她的表演仍大加指责:“派拉蒙又用黄柳霜的妓女形象来羞辱我们中国人了!”1932年首部以上海为背景的好莱坞片《大饭店》拍摄完毕上映,以华人身份出演片中第二女主角的黄柳霜名字在上海海报上给隐去,她的剧照也未能在海报上出现。1935年,赛珍珠​(PearlS.Buck)开拍《大地》(TheGoodEarth),米高梅拒绝了黄柳霜担当女主角,反而让德国女演员露易丝·雷娜(LuiseRainer)担当这个黄皮肤的角色,让她非常失望。翌年,她到中国旅游并且到她的故乡探望父亲,学习中国语言及中国文化,更跟随梅兰芳学习京剧。1930年代末,她返回美国为派拉蒙电影公司的B级片饰演一些拥有正面性格的角色。在《上海女儿》与《重庆英烈》(1942)中,分别演活一个真正有智有谋的女英雄及充满爱国气节的女子。1942年到1943年,正值宋美龄访问美国。在美国国会发表了那篇著名的演讲,宣传中国抗日,引起美国各界巨大轰动。在好莱坞的演讲台上,许多著名影星众星托月般簇拥在蒋夫人左右,惟独没有黄柳霜[4]这位好莱坞惟一华裔女明星的身影。黄柳霜为此十分失落。后来她得知,恰恰是以蒋夫人为代表的“祖国”将她拒之门外。理由是,黄柳霜代表的是只有洗衣店、餐馆老板,黑帮和苦力组成的旧中国人形象。中国还有大批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,他们才能代表新中国人形象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由于专心献出时间与金钱来支援中国,所以比较忽略了她的电影事业。她多次发表演说,呼吁美国人民积极支持中国抗战,并将自己在中国选购的众多珠宝首饰拿出来义卖,并将所得义款一分不留,于1939年汇回中国支持抗战。1949年退出影坛之后,黄柳霜以参加社会公益活动为主,并在纽约置办房产,靠出租收入维持生活,只在一些电视节目中出演角色。1951年,她担纲了美国的电视连续剧《柳霜女士的艺廊》(TheGalleryofMadameLiu-Tsong)。1960年,她应邀又在英、法、意三国合拍的彩色70毫米影片《冰国英雄传》和环球影片公司拍摄的影片《琼楼春梦》中扮演重要角色。1961年2月2日,当她计划参与《花鼓歌》的演出时不幸逝世,享年56岁。黄柳霜早期的造型,是留着和同时代艳星LouiseBrooks一样的直刘海Bob头,蜿蜒细眉下有一双眼线高挑的黑眼睛。这双眼睛在电影中常常被用来表现望向镜头远方的朦胧迷离。她在那时得到的角色不是身份低贱的蒙古女奴,就是惨遭白人抛弃的无名情妇,穿着盖不住大腿的短旗袍,或莫名其妙的布片式围裙。黄柳霜在这些艳俗画面里,总被塑造成大腿上盘绕着蛇蝎的原罪化身,或表情空洞得像木偶一般的中国娃娃。由于她在美国拍摄的影片中,不乏带着辱华成分的角色,正是这一点,使她没能在中国本土获得广泛关注。在好莱坞,黄柳霜的身份是华裔后代,而在中国,她又被看作好莱坞明星。正是这种隔山观景的感觉把她的美丽距离感打造得格外神秘。她被传媒赞赏为“一朵透过象牙散发红光的玫瑰”。东西交融是黄柳霜风格中最经典的部分,1936年她第一次返回中国时,曾在上海滩掀起一股旗袍配裘皮的风潮。西方时尚圈每每追忆起黄金年代里的东方情调,黄柳霜总是绕不过去的偶像。在她离世后的数十年里,黄柳霜留给世人的记忆主要是西方人眼中典型而被扭曲的东方形象“龙女”或是她经常饰演的“蝴蝶夫人”式角色。直到2005年她的百年诞辰之际,在美国,关于她的传记才陆续出版,她的电影回顾展也在美国和欧洲相继举行,她的生平和演艺事业得到重新评价。作为第一位美籍华人好莱坞影星,同时也是第一个成为国际明星的亚裔美国人。她的职业生涯漫长且丰富,演艺事业跨越了默片、有声片、电视剧、舞台剧以及广播剧。黄柳霜在好莱坞星光大道占有一席位置,是李小龙、成龙以外的三位华人之一,更是唯一的华人女性。黄柳霜去世后,好莱坞的华人女演员有一段时期的空白,随后才有了卢燕、陈冲等。即使在今天,能晋身好莱坞担纲的华裔演员仍是屈指可数。但是电影才发明了十几年时,黄柳霜却敢冲破桎梏投身好莱坞是十分前卫的新女性行为。而且作为无声电影时代好莱坞第一位,也是唯一的一位华裔女星,黄柳霜对好莱坞的贡献,应该是独特的。黄柳霜诞辰与中国电影的问世是同龄的。她1929年出演的《唐人街繁华梦》在湮没多年后,拷贝在英国演艺学院修复后重新面世,再现风华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洛杉矶影艺学院也在2006年年1月同时举办了黄柳霜电影回顾展。有关她生平的两部纪录片和英文传奇也会在近期问世,以慰这位受尽委屈的华人新女性。“黄柳霜是近100年前就出现在好莱坞的第一位华人女星,她的成就不在当今任何一位华人影星之下,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中被给予一颗星,至今为止唯一留名星光大道的华裔女星。AnnaMayWong在好莱坞是一个恒久之美的传奇,她东方式的优雅沉静,曾被NationalPortraitGallery誉为“20世纪最重要的美籍华裔影星”。甚至是在息影的多年以后,也没有哪位亚裔女演员在好莱坞的成就足以匹敌黄柳霜。